?


电台广告联系电话:0760-23320208    电视广告、数字电视联系电话:0760-23321266、23321236、23321268

新闻报料:114、13928182333    虚假新闻举报电话:0760-88231223    中山之窗网联系电话:0760-88338518    邮箱:zs12377@sina.com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2377    举报邮箱:jubao@12377.cn

《信息网络传输视听节目许可证》第1904074号  粤ICP备09212016号  Copyright © zsbtv.com.cn.All Rights Reserved.

新闻中心 > 本地新闻

马克·西蒙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

2019年11月07日

上一章茶餐厅推出了《乱港“洋面孔”里的“生旦净末丑”》,他们或披着外交官的外衣,频频为乱港分子撑台面;或假借专家之名,为乱港分子出主意、赚取顾问费;或顶着新闻记者的头衔,大肆勾连乱港分子并做舆论声援。

一幕幕“洋面孔”出尽“洋相”之后,他们露出真面孔——西方情报人员。今天,港嘢君要揭批的是美国人马克·西蒙(Mark Simon),他不仅是“祸港四人帮之首”黎智英的商业助理,还有着“家奴”“资金分摊家”“政治代理人”以及“间谍”等多重身份。

押宝攒局做掮客,“代理人”潜伏香港

2014年春天,马克·西蒙的多重身份被意外地曝光。从此,他肥胖的身影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。

香港发生反“修例”风波后,他肥胖的身影又频频亮相。2019年8月3日晚,就在香港油尖旺发生骚乱的同时,黎智英、李柱铭、陈方安生、陈日君、马克·西蒙与一名神秘外国男子“密会”。

在香港中环米其林高档餐厅里,一群乱港分子把酒言欢共赴“庆功宴”。

这一幕被香港市民目睹并将“密会”照片发布到社交媒体上。香港《大公报》文章从公布照片辨认,神秘男子为美国国家安全专家惠顿(Christian Whiton)。

马克•西蒙(左)和美国国家安全专家惠顿(右)一同离开

港嘢君在上一章《乱港“洋面孔”里的“生旦净末丑”》讲过,惠顿担任美国国务卿及驻联合国大使等要员的顾问,还是美国安全顾问委员会成员、特朗普政府的战略沟通高级顾问。

惠顿不仅多次向黎智英的乱港行径献计献策,他还频频卖弄“巧实力”,怂恿美国相关势力干涉香港事务。惠顿与马克·西蒙颇有私交,正是后者向黎智英推荐了这名“乱港狗头军师”。

马克·西蒙是黎智英的“政治代理人”,多次为港内外乱港分子“攒局”。蹊跷的是,这种“攒局”时常发生在香港骚乱前夕。

2014年5月,香港发生所谓“占中”运动前夕,黎智英密集拜见了美国前国防部长保罗·沃尔福威茨(Paul Wolfowitz)等人。香港《东周刊》发现,二人在一艘游艇上相谈甚欢,马克·西蒙则站在一旁打点。

美国前国防部长保罗·沃尔福威茨

外界普遍认为,沃尔福威茨是新保守主义者,他一直主张强硬对华、围堵中国。2005年,沃尔福威茨一度受到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推荐,当上世界银行行长,却深陷“桃花劫”:他因擅自安排女友任职并大幅加薪而下台。

不久,沃尔福威茨到美国保守派智库“美国企业研究所”(AEI)任职。鲜为人知的是,这名鹰派人物还是情报分析专家,曾获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委任检视美国情报机制,更与中央情报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在马克·西蒙的张罗下,黎智英不仅密会美国鹰派人物,还向“美国企业研究所”等至少三家智库提供献金。香港《东周刊》披露说,这笔捐款总额近60万美元,“美国企业研究所”至少得到12万美元。

马克·西蒙深谙政治投机之道。每逢美国总统大选,他会频频安排黎智英密会美国总统候选人。

2008年美国大选期间,马克·西蒙频频在香港为共和党提名人约翰·麦凯恩(John Sidney McCain)“隔空催票”。在写给一家美国广播公司的信中,他自称是美国共和党香港支部主席。

那一年,他还说服黎智英三次为麦凯恩名下的组织捐款,累计50546港币。

自恃精通华盛顿政治,马克·西蒙频频为黎智英分析美国政局,可惜的是他帮助“主公”押错了宝。最终,麦凯恩还是输给了民主党人奥巴马。

马克·西蒙不是优秀的“军师”,却是一名沾沾自喜的政治掮客,他为黎智英引来丰富的政治人脉。在他的撮合下,黎智英与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人员狼狈为奸,并搭上右翼政客莎拉·佩林(SarahPalin)、国务卿蓬佩奥等政界名流。

2019年7月8日,黎智英跑到美国乞求“洋援”,他见到了美国副总统彭斯、国务卿蓬佩奥等要员,声称讨论了“逃犯条例”修订争议和“香港自治”。马克·西蒙正是这场政治阴谋的牵线人。

黎智英和美国副总统彭斯(右)会面

偷税理财走后门,“黎家奴”得宠两代

在香港舆论中,马克·西蒙与黎智英都被称为“肥佬”。二人如何结识已无从考证,但可从马克·西蒙的履历中寻找到蛛丝马迹。

他是阿拉伯裔美国人。1982年,马克·西蒙进入美国东卡罗莱纳大学,主修政治学、辅修历史学。1987年大学毕业后,他成为美国海军的一名情报分析员。其间,他还进入美国国防情报学院深造。

四年的军旅生涯后,马克·西蒙进入一家名为“Sea—land service”的航运公司担任经理。1994年,他又辗转进入香港“K—line”航运公司、泛泰航运公司等机构任职。

2000年,马克·西蒙进入壹传媒集团旗下的苹果速销任副总经理,开始为黎智英工作,相继任壹传媒旗下企业的广告总监、营运总监、商务总监、财务总监等职务,直到担任黎智英的“私人家庭办公室经理”。

在壹传媒集团的权力金字塔中,马克·西蒙迅速成为黎智英身边的红人,也成为“黎家奴”:

当黎智英的第二任妻子李韵琴(Teresa Lai)从海外购得四百多万元红酒时,马克·西蒙会给出逃税方案,如果一次性将红酒带回香港,需要支付三百万元税款。但是,分批带回香港,每次六支,税款可减半;

当黎智英在家中遭遇食物中毒时,马克·西蒙在电子邮件中先是道歉,紧接着表示已将食物样本交予香港标准及检定中心化验。他还建议黎智英不要报警,以免丑闻让其他人得知。

肥佬黎的第一任妻子是菲律宾人,一度红杏出墙;离婚后,黎智英与原《南华早报》记者李韵琴结婚。他与两任妻子育有四子两女。

马克·西蒙却能在复杂的“黎家政治”中游刃有余,颇受各方信任,他不仅帮助黎妻避税、协助黎女运营生意,还被曝帮助黎子“走后门”办签证。

黎智英的长女黎明在美国做时装生意。香港《东周刊》报道,她也得到马克·西蒙的鼎力相助。

2005年,黎明跑到洛杉矶开设时装店时,马克·西蒙协助联络客户、处理财务、人事招聘、添置收款机等细节,还帮助黎明办理美国移民申请。

一番鞍前马后的殷勤之后,马克·西蒙得到黎明1%的股份的奖赏。

2009年8月,马克·西蒙还给美国国务院的一名官员写信,为黎智英的一个儿子“Timothy”求情。原来,美国当局质疑Timothy的公司在美国没有营运业务,遂拒绝其签证申请。

“走后门”也暴露出黎智英的祸港乱港的“两张皮”。香港《镜周刊》2019年10月15日文章透露,当被问及为何不移民时,黎智英信誓旦旦“一定要撑到最后”。

 肥佬黎还被曝“一家七本英护照”。他的儿女多在美国发展或在英国读书,他本人则随时可以“裸奔”。自从踏上“港独”之路,他一直在准备跑路:

1997年香港回归前夕,黎智英一度惶惶不可终日,他还跑到美国旧金山开设公司,准备后路;2014年,黎智英之流掀起“占中”乱局又准备跑路。

作为黎智英的得意助手,马克·西蒙更是将“跑路”说得超尘脱俗。2014年10月30日,他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声称,他不担心继续留在香港,他不惧“诽谤”和“抹黑”,直至他在香港的住址被网络曝光后。

“让妻子和两名子女返回美国是明智的,谁又知道有些‘疯子’会做出什么疯狂的行为。”马克·西蒙还倒打一耙。

造假加密输黑金,“情报世子”难洗白

时隔五年后,马克·西蒙又故技重施,他一面将家人从香港迁出,一面辩解自己是“无情诽谤运动”的受害者。

随着一封封电子邮件的意外曝光,马克·西蒙再也无法隐藏他的狐狸尾巴。2011年春天,在一份透过Foxy传送的黎智英政治捐款“明细表”中,马克·西蒙的影子无处不在。

从受助对象来看,他所经手的“金援”项目大致可分为三类:

所谓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。每年,黎智英都收取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机构的大笔经费,进行颠覆中国的工作。从2003年开始,身为美国共和党香港支部主席的马克·西蒙,就不断以壹传媒及《苹果日报》高管身份“金援”本党候选人,八年间至少捐款20次。

常言道“拿人钱财替人消灾”,在马克·西蒙的协调下,黎智英与美国前防长沃尔福威茨还在2013年秘密出访缅甸,向缅甸反对派人士“YuzaMawHtoon”提供政治献金三十万美元。

但从曝光的“明细表”来看,“金援”的重点对象仍是香港反对派,马克·西蒙负责“拆细分派”。

2018年8月,香港《大公报》推出“乱港档案解密系列”报道,揭露受捐助者包括陈方安生、陈日君、戴耀廷、李卓人、梁国雄、毛孟静等数十名乱港分子。

“黑金”输送渠道并不复杂。例如所谓“占中”运动中,黎智英向马克·西蒙开出逾一百万元的支票,后者再透过名下的汇丰户口开票予李卓人和梁国雄,每人分得50万港币。

重返校园任教后,“占中三丑”之一戴耀廷随即被网上密件踢爆。原来,他至少4次以隐姓埋名的手法,向港大不同院校学系,尤其是负责“占中公投”的港大民意研究计划,秘密捐款合共多达145万港币。

受到资助后,一群乱港分子要么搞民调、“制造”民意,要么搞“抗争演练”并购买暴乱器材。

港嘢君在《毛孟静的开屏与变脸》一章中讲过,2012年4月,黎智英透过亲信马克·西蒙向毛孟静、涂谨申、陈淑庄等各支付50万元的献金。

黎智英与马克·西蒙的黑金“明细表”曝光后,毛孟静等一干乱港分子迅速与之割席。毛孟静迅速变脸,她声称并不熟悉黎智英。

不过,从电邮密件曝光“明细表”来看,毛孟静与黎英智交情匪浅。2012年,毛孟静再次准备立法会竞选期间就向黎智英求助。黎智英则通知马克·西蒙,希望尽快联络她。当选立法会议员后,毛孟静亦多次感谢黎智英的“帮忙”。

2014年9月“黑金丑闻”曝光后,香港廉政公署一度派员搜查马克·西蒙的香港寓所。巧合的是,他“碰巧”去了台湾,香港媒体质疑精通情报工作的马克·西蒙“闻风先遁”。

马克·西蒙具有很高的反调查能力。技术上,他以计算机加密程序购买相关黑金的银行本票。当廉署人员彻底搜查其寓所时,他并没有在家摆放任何文件。最后,廉署人员只带走他女儿的一部手提电脑。

毕竟,马克·西蒙来自情报世家。他曾自曝,父亲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35年之久,他本人也曾在美国海军从事情报分析工作。

他被广泛怀疑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。退役后,马克·西蒙抵港从商并加入美国商会,只是他以商人之名掩饰其敏感的政治身份。

2019年9月,马克·西蒙公开声称黎智英是“好老板”,他的工作就是帮壹传媒集团赚钱,倘若有一天成为黎智英的“负累”,他自然要回故乡弗吉尼亚州耕田。

马克·西蒙还辩解他与美国情报部门没有关系,“一个给中情局当智囊的大个子肥胖白人男子在操纵香港局势,这种说法太荒谬了”。

但是,一向以商人自居的马克·西蒙又充当起“白宫发言人”的角色,他声称美国政府没有兴趣干预香港事务,反而想保持香港稳定。

他这一番颠倒黑白的苍白辩解,反倒应了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的历史典故。


来源:港嘢茶餐厅

编辑:文淑慧

二审:邱少平

三审:叶倩儿